急性扁桃體炎

來自醫學百科
跳轉至: 導航搜索

急性扁桃體炎(acute tonsillitis)是腭扁桃體的一種非特異性急性炎癥,常伴有一定程度的咽粘膜及咽淋巴組織的急性炎癥。中醫稱為“乳蛾”、“喉蛾”或“蓮房蛾”。常發生于兒童及青少年。

急性扁桃體炎

  

目錄

病因及發病機制

主要致病菌為乙型溶血性鏈球菌,葡萄球菌肺炎雙球菌腺病毒也可引起本病。細菌病毒混合感染也不少見。細菌可能是外界侵入的,亦可能系隱藏于扁桃體隱窩內的細菌,當機體抵抗力因寒冷,潮濕,過度勞累,體質虛弱,煙酒過度,有害氣體刺激等因素驟然降低時,細菌繁殖加強所致。有時則為急性傳染病的前驅癥狀,如麻疹及猩紅熱等。急性扁桃體炎往往是在慢性扁桃體基礎上反復急性發作。  

臨床表現

臨床表現雖因其病理改變不同分為卡他性,隱窩性及濾泡扁桃體炎等三型,但就診斷和治療而言,可分為急性充血性扁桃體炎和急性化膿性扁桃體炎兩種。

全身癥狀

起病急、惡寒高熱、可達39~40°C,尤其是幼兒可因高熱而抽搐嘔吐或昏睡、食欲不振便秘及全身酸困等。  

局部癥狀

咽痛明顯,吞咽時尤甚,劇烈者可放射至耳部,幼兒常因不能吞咽而哭鬧不安。兒童若因扁桃體肥大影響呼吸時可妨礙其睡眠,夜間常驚醒不安。  

查體

患者呈急性病容。咽部黏膜呈彌漫性充血,以扁桃體及兩腭弓最為嚴重。腭扁桃體腫大,在其表面可顯黃白色膿點,或在隱窩口處有黃白色或灰白色點狀豆渣樣滲出物,可練成一片形似假膜,下頜下淋巴結常腫大。

診斷

急性扁桃體炎一般都具有典型之臨床表現,故不難診斷。血、尿常規檢查血小板計數咽拭子涂片檢查和細菌培養,對于與其他疾病的鑒別診斷有其重要意義。須注意與咽白喉、猩紅熱、流行性出血熱潰瘍膜性咽峽炎單核白細胞增多癥,粒性白細胞缺乏癥及淋巴白血病等相鑒別。  

治療

治療措施包括:

常用藥物為阿奇霉素羅紅霉素等。根據病情輕重決定用藥途徑,能口服的盡量不靜脈用藥。

  • 中醫中藥:中醫理論認為本病是內有痰熱、外感風火,應該疏風清熱,消腫解毒。常用銀翹柑橘湯青咽防腐湯。中醫中藥在治療本病上有一定的作用,某些時候比西藥療效更好,中西醫應該相結合運用。
  • 局部治療:常用復方硼砂溶液復方氯己定含漱液、1:5000呋喃西林液漱口,有助于縮短病程。
  • 手術治療:本病有反復發作的傾向。因此,對于已經有并發癥或慢性傾向的患者,可在急性炎癥消退后行扁桃體切除術。

中醫針灸治療

體針

(一)取穴

主穴:分組。1、頰車合谷少商;2、扁桃穴、內庭。

配穴:天柱魚際

扁桃穴位置:雙側下頜角前下0.5寸處。

(二)治法:主穴為主,每次選用一組,可單獨應用,亦可交替輪用,據癥情酌加配穴。每次選穴2~3個。第1組穴,頭面部僅取患側,四肢針雙側。少商、魚際以三棱針點刺出血,余穴行提插加捻轉,強刺激瀉法。第2組穴,雙側均取,扁桃穴宜快速進針,針尖指向咽部,使針感達到咽部且有酸困脹之感覺。內庭用瀉法。均留針15~20分鐘,小兒可不留針。每日~2次。

耳針

(一)取穴

主穴:分組。1、咽喉、扁桃體;2、耳輪4、6耳背靜脈。

配穴:少商,商陽(體穴)。

(二)治法

主穴每次選一組,二組可單獨用亦可交替輪用,效不佳改配穴。第一組,先尋得兩穴的壓痛點,毫針刺入,以捻轉法行強刺激,留針30分鐘到1小時;或者每穴注入0.1毫升注射用水或10單位青霉素(須先作皮膚過敏試驗);第二組,在耳輪4、6及耳背靜脈明顯處,以三棱針或毫針(小兒)刺破,擠出血2~3滴。少商、商陽亦可刺血。上法均每日1次。

(三)療效評價

共治626例,有效率為90.1~100%[4~8]。  

穴位注射

(一)取穴:主穴:合谷、翳風足三里。配穴:曲池、行間、照海大椎

(二)治法:藥液:生理鹽水維生素B1(含量50毫克/毫升)、魚腥草注射液,任選一種。

主穴為主,效不佳時改配穴。每次取2~3穴(頭面部取患側,四肢可取一側或雙側),根據穴位區肌肉豐厚情況,每穴注入0.3~1.0毫升藥液。應在注射針頭得氣的條件下推藥。每日1次,重者2次。

燈火灸

(一)取穴:主穴:角孫

(二)治法:先將角孫穴(患側)處的頭發自然分開,暴露出皮膚。取一纏線之燈芯草,一端浸入食油內約2厘米長,點燃后迅速點燒穴位皮膚,一點即起,此時可聞得“叭”的聲響,火灸部位即呈微紅。火灸穴位1次即可,個別效不滿意者次日再作1次。

刺血(之一)

(一)取穴:主穴:阿是穴

(二)治法:令患者取坐位,頭稍向后傾,助手將其頭部固定。術者右手持消毒之三棱針,左手持壓舌板。患者張嘴,用壓舌板按壓舌體,暴露病變之扁桃體。消毒后,即快速進針,刺向扁桃體,每側用針尖點刺2~4處(如扁桃體有膿性分泌物時,則向該處刺入),刺出血即可,讓患者將血性分泌物吐出,并嗽口。每日1次,2次為一療程。  

拔罐

(一)取穴:主穴:大椎。

(二)治法:囑病人正坐,略低頭,暴露穴區。行常規消毒后,快速進針至皮下,緩緩直刺,至得氣后,行捻轉結合小提插1~2分鐘之后,即予拔針。然后取不易傳熱之桔皮或大片姜片、青鏈霉素瓶蓋,置于大椎穴上,上放一團浸有95%酒清之棉球,點燃后即扣上玻璃罐具或直接用真空拔罐器吸拔,留罐15~20分鐘,至局部出現深紅色或瘀斑后,去罐。每日~2次,連續治療,不計療程。

刺血(之二)

(一)取穴:主穴:少商。配穴:合谷。

(二)治法:主穴二側均取,用三棱針點刺約1分深,擠出1~2滴血,用消毒棉球壓迫針孔。可配合以28~30號毫針直刺合谷,亦取雙側,施中強刺激,留針20分鐘。每日1次,3~5次為一療程。

護理

①適當休息,多飲開水,飲食宜清淡富于營養,禁食辛辣燒烤之物,戒煙酒,忌魚蝦羊肉吞咽困難者,宜進流質或半流質飲食,以利吞咽,減輕疼痛。高熱難咽者,應適當補充液體。

②避風寒燥氣,室內宜濕潤痛風

③密切觀察病情,掌握時機,及時放膿,以利早日康復。  

參考文獻

[1]李樹彬。針刺合谷、少商、頰車治療急性扁桃體炎。天津醫藥雜志 1966;(4):312。

[2]羅殿俊。針灸治療150例急性扁桃腺炎的療效觀察。江蘇中醫 1966;(5):9。

[3]上海海員醫院。針刺治療急性扁桃體炎。上海中醫藥雜志 1958;(12):43。

[4]上海市耳針協作小組。耳針的應用及其實驗研究。上海中醫藥雜志 1962;(2):20。

[5]李銀山。耳穴注射青霉素治療急性扁桃體炎。中國針灸 1983;3(6):5。

[6]顧天培。耳背靜脈點刺出血治療小兒急性扁桃體炎簡介。新醫藥學雜志 1975;(7):48。

[7]大連十六中學。耳穴割治療法治療扁桃體炎。醫藥衛生 1975;(2):49。

[8]司徒漢蔚。井穴點刺出血治療急性扁桃體炎的臨床觀察。上海中醫藥雜志 1981;(6):24。

[9]陜西省中醫研究所。穴位注射生理鹽水治療急性扁桃體腺炎153例臨床報告。針灸雜志 1965;(1):16。

[10]人民解放軍5379部隊醫院外科。穴位注射治療急性扁桃體炎。新醫學 1975;(3):166。

[11]陳美秀。燈芯草火灸治療急性扁桃體炎316例報告。新中醫 1977;(2):35。

[12]宗士純。針刺治療急性扁桃體炎200例療效觀察。河北中醫 1988;10(2):16。

[13]金龍洙。拔火罐治療急性扁桃體炎及急性喉炎400例。中西醫結合雜志 1986;6(8):493。

[14]王全仁,等。三棱針點刺少商為主治療小兒急性扁桃體炎164例。針灸學報 1989;6(1):33。

[15]劉曉琴,等。針剌扁桃穴治療急性扁桃體炎68例。 中國針灸 1997;17(8):480。

參看